520
需用時?01:02
1
1
衛報:關注當代的藥物試驗參與人

刊物:《衛報》10月26日“壞科學”欄目
導讀者:daiwq
原文:請看這里

這個月媒體曝光了40年代在國家支持下,美國研究機構利用危地馬拉人進行性病實驗的事情,這引發了公眾的憤怒。而當今參加藥物實驗的人員情況則更令人關注。

通常募集實驗病人很困難,因為目前還沒有一種適當的辦法能做到對癥下藥。而我的觀點并非在于說明這一類研究的危險性,在美國,許多人無法支付醫療費用,只能通過臨床實驗來免費獲得各種醫療服務。研究表明,低收入和無醫療保險的族群參加醫藥實驗的意愿相當普遍。許多臨床實驗中使用的藥物大致上是安全的,實驗旨在研判藥物效力的大小并權衡利害,但“首次人類實驗”則不同,這種情況下,只經過動物實驗的藥物被投放給健康人,而這些人通常沒有工作,要靠接下來經受的痛苦和風險來換取報酬。

這是一種新的現象。以往都是利用罪犯進行實驗,而現在參加者在非強制之下進行實驗。對這一人群的研究不多,表面上參與實驗并非計酬“工作”,獲得的錢只是一種補償。

參與試驗者的薪酬大約每日200至400美元,實驗持續數周,參加者一年間可能參加數次實驗。薪酬是關鍵,而且,除非證明產生嚴重副作用,通常在參加完整實驗后才能領薪。參加者還須面對復雜冗長的同意書。

危地馬拉的事情不可容忍,現在的醫藥實驗開始重視參加者的自我意志,但我們也不能忽視一個事實:富人使用的新藥是建立在”自愿“的貧窮志愿者所進行的實驗基礎上的。

The End

發布于2010-10-29,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(guokr.com),禁止轉載。如有需要,請聯系果殼

我的評論

Argus

法學學士

pic
    北京pk10走势教程